• 3
您现在的位置:书法篆刻 - 知音自有松风和
《知音自有松风和》

 

知音自有松风和

/李坤才

当今淮上书坛,书家辈出,流派纷呈,各具面貌,各有擅长,都有成功之处,王顺馨先生则吸收了康南海开张大度的艺术风格,融入了自己的理解,形成了独特的风貌,成为淮安书坛卓有成就的书家。

王顺馨先生自少年时代就师从淮安书坛宿儒李完先生临池习书。从欧、柳入手。李老用严谨的楷书来教授他,给他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及长又在赵、颜二家用功甚勤,把赵字的遒丽、颜字的厚重揉入欧、柳之中,故无论何种书体他都信手写来:肥不显浮,瘦不显骨,老不显枯,狂不显乱,熟不显俗。中年以后,得识书家刘田一先生,过往甚密。晚年刘田一先生客居金陵,先生则常往返于宁淮之间,与之切磋书艺,在笔法上受其启发,获益良多。

王顺馨先生隶、楷、行、草诸体皆擅,随势而变,得心应手。其隶书遍临《张迁》《曹全》《石门颂》诸贴。以《张迁》碑下力最深。隶书自有清以来,得以复兴,高手林立。先生另辟蹊径,以篆籀笔法入隶,呈现出深厚、凝重、古雅、大度、端庄、静穆而不失遒丽的艺术风格,尽显庙堂之气。这种气韵涵盖了先生的诸体之中。每赏其隶书作品使人如坐春风,一派谦谦君子风貌。

其楷书早年从柳公权、欧阳询着手,然后转入颜鲁公。从学颜中得到用笔的圆润、体态的敦厚的艺术表现力和视觉震撼力。俗话说:“书不入晋,徒成下品。”先生学颜以后,深知颜书气韵得自于晋,遂渐渐渗入二王,初学《兰亭序》,继学集王书《圣教序》,从而使自己的书法进入了气韵高雅,意态从容的境界。

其行书得力于赵孟頫,康有为二家,他将赵字的流转遒美和康字的宽博大度相融。尤以康南海之《一天园记》研习甚勤。先生本人亦以此自重,每观其落墨用笔,中锋必折,外墨必连,转必提顿,以方为圆,落必含蓄,以圆为方,故为锐笔而实留,故为涨墨而实洁,大悟康氏神韵。

其草书以于右任草书为依托,参以林散之的墨韵,写来纯正平和,不急不躁,意在笔先,潇洒流落,翰逸神飞,决不似张旭、怀素之振臂大呼、满壁龙蛇,发郁勃之气,这也反证了先生深厚、端庄的书写天性。先生写笔书落笔迅疾、看似漫不经心、一挥而就、其实快中夹着涩劲,体势爽朗,通篇章法显出精壮顿挫的韵律。先生以为书贵自然,笔致无论苍老还是清秀,都应以气取胜,以味取长。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功夫老始成”半个多世纪的翰墨生涯,顺馨先生笔耕砚田,远者法乳三代,近者师法康,于。砥砺而行,甘苦自知。在文革期间,书店里清一色的政治书籍,买不到习字帖,私家藏书也多被抄家罚没,即使个别人家有也秘不示人,害怕惹火烧身。所幸先生的老师李完在刻字社工作,有少量字帖作为工具书而幸存。那时没有复印机,先生把字帖借回家以后用双钩的办法,逐字句钩勒,近二千字的康有为《一天园记》整整钩了近一个月,赵孟頫的行书飞白较多,有时一个字就要钩一个多小时。他又从李觉经及其他老先生处借来字帖,也用双钩法摹下来。笔者曾在先生家里看到双钩字帖数种,每字都维妙维肖、毫发无爽的再现了原帖神韵,看得出是倾注了大量心血。凭着对书法的挚爱,顺馨先生在学书的道路上默默前行,辛勤的汗水没有白流,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其作品赴日展览时被日本同道高度赞赏,在淮安更是走进千家万户,为人们的喜爱。

先生的书艺已入炉火纯青的地步,其国学根底也极深厚。书法理论的见解精辟,唐宋诗词更是烂熟于胸,造诣极高。每次笔会现场或面对请索者,他有句口头禅:“你要什么内容”,当请索者说出题目或是诗词中的之一、二句,他略加思索,援笔在手,     洒洒洋洋,一挥而就。不似有些写手不是“白日依山尽”就是“远上寒山石径斜”。就能写在家练好的几首诗词,一旦有领导嘱写不熟内容,便求救于手机搜索,勉强成文即满头大汗,漏字,错字频现。先生常说:“写字三分功夫在字内,七分功夫在字外,没有功底,终为字匠。”

字如其人,书品即人品,先生浑厚,端庄的书风亦如其人。他淡泊名利,意兴学识,超然尘外。作为淮安资深书家,经常参加笔会,交流,庆典请索,他从不计较报酬,羞谈润笔。坊间传有请王顺馨写字只要一顿大排档就行了。先生听了淡然一笑说:“写字本来就是自娱娱人,聊遣逸兴的事,对我来讲也就是举手之劳,摆什么架子。”先贤古风,魏晋气度、诚让人敬。但对一些恃势强索,耍巧弄滑之人则拒之千里,便有了掷笔于案、拂袖而去的事了。

 

先生渐老渐熟,意在山水,与世无争,复归于朴,默默坚守传统,素面朝天做人,素面朝天处事,素面朝天写字。诚如吴丈蜀诗云:“书格搜求史册稀,芙蓉出水展清姿,市场多重椒熏椟,偏是明珠不入时。”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 Reserved 大运河书画院 版权所有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地址  网站备案号: 苏ICP备00000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