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您现在的位置:书法篆刻 - 出师一表真名世
《出师一表真名世》

 

出师一表真名世

——林志先生草书长卷《出师表》赏析
文/任 冉

  《出师表》是三国时期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诸葛亮(公元181年—234年)于建兴五年(公元227年)决定北上伐魏,北定中原,拟夺取魏的长安,临行之前上书给后主刘禅的一篇表。这篇《出师表》以恳切的言辞,针对当时的局势,反复劝勉刘禅要继承先主刘备的遗志,开张圣听,赏罚严明,亲贤远佞,以完成“兴复汉室”的大业,表文表达了作者审慎勤恳、以伐魏兴汉为己任的坚强意志、对蜀汉忠贞不二的品格和诲诫后主不忘先帝遗愿的孜孜之意,情感真挚,文笔酣畅,是古代散文中的杰出作品。

林志先生的草书长卷《出师表》为1000公分长,35公分高。通篇内文六百二十四字,分一百二十列左右,每列平均五个字。其长卷行草书书写运笔老道,精谨而纯熟。综合了自晋唐到明清历代各家的优秀书风,且自成一体,其笔法大气精致、飘逸空灵,笔力深沉刚劲、扎实洒脱,笔势雄肆放纵、健硕畅快。通篇布局结体严谨、意连气贯,笔墨风华自足、韵味姿致。是林志先生不可多得的精品书法作品之一。

  一幅优秀的书法作品,我们在欣赏笔墨技法同时,更需要探究其深层次的笔墨韵味和书风神髓。感悟和体味书者所寄与在笔端的感情。清代著名学者蒋骥在《续书法论》中指出:“篇幅以章法为先。运实为虚,实处俱灵,以虚为实,断处仍续。观古人书,字外有笔有意,有势有力,此章法之妙也。”林志的草书长卷《出师表》在章法创作方式上没有大起大落、恣意飞扬、纵横捭阖之势,而是左规右矩、步步为营,也没有惯用的草书常用的连写上,通篇作品连写总共约三十余处,一般以两字连写比较多,连写最多不过三字,占总字数不到百分之十。这种低连笔字概率的草书,看上去不怎么酣畅淋漓,也不再是天马行空式的心手相忘,但对于书法的理解和创作落实到这一层次上,正好印证了林志严谨的生活态度,也是他在书写过程中不断的观照自己思想、表意人生哲学的直接和具体的表现。

诸葛亮《出师表》这篇表文以议论为主,兼用记叙和抒情。在六百余字的篇幅里,先后十三次提及“先帝”和七次提到“陛下”。在相同字的变化上,林志很费一番功夫,有的平和、有的狂放、有的朴实、有的厚重、有的肃穆、有的沉郁、有的雄肆、有的古拙……充分体现了草书艺术的笔墨情趣。
整幅作品其用笔精到,由于书家具有很强的驾驭中锋用笔的能力,少有偃笔、拙滞之笔。整体笔势圆融婉转,意气平和,应规入矩,飞动轻灵,开阖有度,收放适宜。在字构上似欹反正,或大或小,或偏或正,方圆肥瘦,疏密长短,各具姿态,在笔画起止方面有断有连,有虚有实,清爽利索。虽然变化多端,然而最终能一气呵成,自然流畅。

  诸葛亮《出师表》前部分重在晓之以理,后部分重在动之以情。总的是以议论为主,融以叙事和抒情。由叙而誓,推上高潮。全文既晓之以理,又动之以情。全篇文字从作者肺腑中流出,析理透辟,真情充溢,感人至深。书写优秀的文学作品,对于书法的艺术构思来说,需要不断与书写作品本身的传统哲理、伦理道德观、社会环境、主题思想相规约。

林志草书长卷《出师表》中,书写中运用率直质朴的特点,从多方面表现和照应诸葛亮恳切忠贞的感情。积极调动丰富的想象力,将书写赋予一种感情,与作品思想来一次心的律动和情的宣泄。比如“臣”字,故意用淡墨书写,显其卑微;比如“先帝”、“布衣”,故意放大或缩小字架结构,增强和夸大原作的表意,如此等等。在章法上,字与字、行与行之间,分行布局,疏朗匀称,力追古法。用墨也非常讲究,枯湿浓淡,尽得其妙。使通篇布局能够准确传达文章立意和书写者情感。

“出师一表真名世。”总之,一幅好的作品,除了流露其意境、气势、韵味、节奏等方面营造出的审美情趣外,更要传达书家的情感世界。被称为“东方黑格尔”的清代著名文艺理论家和语言学家刘熙载在《艺概》中说过:“笔性墨情,皆以其人之性情为本。是则理性情者,书之首务也。”林志先生的草书长卷《出师表》真正给我们一种情驰神纵、意态挥洒、独抒性灵、妙然超群艺术享受,是一幅不可多得的草书佳作。
2018.6.2
草书长卷《出师表》(1000X35CM)

现被深圳某企业家收藏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 Reserved 大运河书画院 版权所有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地址  网站备案号: 苏ICP备00000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