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您现在的位置:美术评论 - 且将青花赋丹青
《且将青花赋丹青》

 

且将青花赋丹青

——江鸿水墨青花国画赏析
□任 冉
 
原始青花瓷于唐宋已见端倪,成熟的青花瓷则出现在元代,明代青花成为瓷器的主流。清康熙时发展到了顶峰。青花瓷上从普通纹饰到元代逐渐被花鸟、人物、山水等绘画作品所代替,从明晚期开始,青花绘画逐步吸收了一些中国画绘画技法的元素,具有很高的观赏性和收藏价值。因此现代人很多喜欢收集青花瓷和瓷片。江鸿先生就是个瓷片收藏者,他收藏了近万片瓷片,在收集之余,他又对瓷片上的绘画产生浓厚兴趣,从小就开始学习绘画艺术的他,长期以来,坚持利用业余时间勤奋自学,虚心向名家先哲求教,向传统学习,向自然学习,多年来笔耕不辍,以传达、表现自己的质朴、浑厚的艺术心境,努力提升自己的绘画水平。
他曾尝试、学习、运用和提炼不同的笔墨技法,为他在艺术上的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多年前他便开始了水墨青花国画的探索和研究,经过长时间的实验和摸索,终于将原来在青花瓷上看到的绘画,能够展现在宣纸上,形成别具一格、韵味十足的水墨青花国画。
其实在宣纸上画青花,国内也有人为之,然而怎么画却没有老师可学、没有定律可循,对江鸿来说是一种全新的探索过程,中国水墨画是以墨作为主要材料,根据水分的多少分为焦墨、浓墨、干墨和清墨,画出不同的浓淡层次,而要让青色取代墨,在宣纸上要达到和青花瓷上一样的效果,首先,颜料的选择是关键,国画用的石青是矿物颜料,色彩鲜艳,一般用在大青绿山水上,用石青的时候要加明胶;花青是植物颜料,虽然和石青一样属于青色类颜料,但比石青颜色更厚,看上去偏深蓝。但二者的区别很大,究竟用什么颜料,他一次次探索、实验,青花原本是画在瓷器上、又经过煅烧的,因而画画载体的不同,所用的配色不同,画法也不同,经过长期的探索和实践,他终于在宣纸上画出了和青花瓷上一样效果的国画来。
他的水墨青花绘画作品独辟蹊径,以独特的艺术语境和青花瓷般绘画视角,给人严谨、稳重、丰富、精致的画面感;其笔墨苍秀、随意、洒脱、淋漓、酣畅,作品内涵精微隽永,韵味幽深,充满生活情趣。
在题材上他突破了青花瓷器画中常见的单纯的传统题材,大胆将国画山水、人物、花鸟等题材运用到水墨青花国画中,青花色泽生辉溢彩,渲染飘逸洒脱,画面柔美清丽、洁净素雅、幽青可爱,营造了一种古朴俊雅、宁静悠远、深邃唯美的意境。
色彩是绘画的主要表现形式因素之一,也是艺术表现的重要语言,是视觉艺术中最感情化的因素。水墨青花国画,主要是以青蓝色为主色调,利用青蓝色深浅的变化,达到了不同的艺术效果。江鸿很好地继承了古人青花的艺术表现精华,大胆地创新地运用“混彩”的画法,达到了令人耳目一新的艺术效果。比如他《踏雪寻梅图》、《风起云涌》中青蓝色画面里突显人物的红袍,使红色与青花色调形成鲜明对比。达到了万青丛中一点红、画龙点睛的艺术效果。这样的用色创新,不仅创造了自己独特的青花混彩的艺术技法,而且还形成了色与色、色与墨、色与形的有机结合,达到用笔与用彩的整体统一,这比单一的青花更引人入胜,更具视觉冲击力。
他的青花山水画画面青花色调,笔力遒劲,山色或苍茫空漾,透着朦胧的空灵美;或层峦叠嶂,显示葱郁华滋的竞秀美。其清溪泉涌、瀑布飞流、人物屋宇、飞鸟灵禽等的穿插,都给人以灵动感。在构图上他很注重景物的宾主、虚实、疏密、呼应、藏露、开合等方面的对立统一关系。黄宾虹说:“吾人唯有看山入骨髓,才能写山之真,心手相印,益臻化境。”江鸿的青花山水画造就了一种空灵俊逸、恬淡清幽之美,给人一种清雅简劲、风格古朴的感觉。
他的青花人物画和花鸟画线条简练细腻、准确、韵味朴拙,人物或动物的形象清秀、传神生动;画面往往凝重清雅,层次分明,有穿透力且真实而浓重。清代唐岱说:“画学高深广大,变化幽微,天时、人事、地理、物态,无不备焉。”因而他的构图常常“以虚破实”,化壅为灵动,通过穿插、疏密、浓淡、虚实等来表达人物和空间意象。充满人文精神和笔墨情趣,表现了画家想要表达的意境。
总之,江鸿先生在水墨青花国画上努力探索和实验运用各种国画技法,大胆地将泼墨和工笔巧妙结合,该写意的泼墨,该细腻的细描,加上混色的点缀,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和创新的艺术风格,为水墨青花国画的艺术发展探索出了一条新的道路。

江鸿水墨青花国画作品

江山揽胜图

风起云涌

青山不语溪有声

云绕山顶我为峰

寒江待钓

平步青山外

踏雪寻梅图

北国风光

明月峡

江山一览

群山云海

临溪幽深

深山远寺待钟鸣

观瀑图

南山仙翁

围猎

寻梅

空城计

蟾宫折桂图

文殊菩萨

难得一醉

松鹤延年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 Reserved 大运河书画院 版权所有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地址  网站备案号: 苏ICP备00000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