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您现在的位置:书法篆刻 - 请君为我倾耳听
《请君为我倾耳听》

 

请君为我倾耳听

——陈书国系列狂草长卷之《将进酒》赏析
□任 冉
 
《将进酒》是唐代大诗人李白沿用乐府古题创作的一首诗。此诗为李白长安放还以后所作,思想内容非常深沉,艺术表现非常成熟。是其代表作,在同题作品中影响最大。陈书国书写的狂草长卷《将进酒》笔墨酣畅,挥洒自如;在结构上大开大阖,既表现出诗人豪迈洒脱的情怀,又体现出诗人强烈的豪纵狂放的个性。
一幅好的书法作品节奏韵律很重要。陈书国书写的狂草长卷《将进酒》起笔饱满、圆润,充满润华之神采,像戏剧里的长袖善舞,以重笔下按,方笔如兰叶,少转而多折,顺势入笔,运笔连贯不断气,率意而止,笔触浓枯交杂,颇得自然情态。在视觉形式上注重连续、间断、流动、止息、急促、和缓、激动、平和等线条上的表现,整体看来字与字之间隔距紧密,但行距之间却错落间插,通篇布局、结构上真正起到了“疏可跑马、密不透风、计白当黑”的艺术效果。其用笔奔放,可谓沉着酣畅,挥洒淋漓;天马行空,气势如虹。
在中国书法史上,仅有“草圣”而无“篆圣”、“隶圣”;在《全唐诗》中有五十七首诗篇是赞美草书的,却没有一首是吟咏楷书、隶书的。这些无疑在告诉我们草书的独特成熟地位和酣畅淋漓的艺术表现力。
《将进酒》是诗人李白豪饮高歌,借酒消愁,抒发了忧愤深广的人生感慨。诗中交织着失望与自信、悲愤与抗争的情怀,全诗情感饱满,无论喜怒哀乐,其奔涌迸发均如江河流泻,不可遏止,且起伏跌宕,变化剧烈。明代文学家杨慎说:“太白狂歌。实中玄理,非故为狂语者。”陈书国书写的狂草长卷《将进酒》字法多变、布局新颖、章法奇特。笔墨雄浑、老辣、大气。笔姿奔逸,一泻千里,豪放直达,流畅如飞,以含蓄而又奔放、自然而又遒丽的风格自成一家,颇具大写意境界。使我们能够真正体会和感受诗人的情极悲愤而作狂放,语极豪纵而又沉着的诗境。孙过庭《书谱》云:“岂知情动形言,取会风骚之意;阳舒阴惨,本乎天地之心。既失其情,理乖其实,原夫所致,安有体哉!”性情者,乃笔意显露出的气质、丰神、情感也,强调了书法在表情达意层面上的重要性。陈书国书写的狂草长卷《将进酒》作品笔酣墨饱,气象不凡,有不事雕琢之天真逸趣。不难看出除了技巧更多的是一个书家的情感寄托和真情流露。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这里我们不仅听到李白的歌一曲,更听到书法家陈书国的心声。

该长卷现被山西藏家收藏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 Reserved 大运河书画院 版权所有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地址  网站备案号: 苏ICP备00000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