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您现在的位置:书画人生 - 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师生夹金山
《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师生夹金山》

 中国画学院十数位老师去京万里,入蜀,登夹金山,逐红军越雪岭之路,再复长征。一路绕峻岭,跨涧水,踏白云,谒圣地,宿藏寨。每位老师得画稿多多,留连情系。今下山,返京。欲为创作,以笔墨追记历史之痕。在此感谢院领导,宣传部,科研办及各院系老师们的关心与支持。

正是:

去京万里再长征,雪域夹金山上行。

心系红军多壮烈,欲将笔墨赋深情。

在此特别感谢老校友川音美院长贺丹晨的大力协助!感谢宝兴县领导及文管局的支持!才得以致美完成此行。

陈平

中国画学院陈平带全体老师揖首

于光华

四川宝兴硗碛藏族乡“夹金山”海拔4千多米,空气稀薄,白雪皑皑,是红军长征翻越的第一座雪山,艰苦卓绝的长征史实,气壮山河的伟大壮举,令人惊叹!身临其境,不虚此行,让你不想说再见!

刘庆和

“再走长征路——”这个设想对于长征之后80余年的今天来说,无论怎么理解也是一个创意。走近那个时代是否也是走进另一个行走在路上的自己?在匆忙的节奏里慢下来,踏着历史的足迹,端详 “革命”背景之下的一草一木,山河依然美丽,只是重新着色……

王晓辉

登顶夹金山,馋喘已是呼吸的表情,心跳也写在脸上。白云锁峰,山川险峻,在对望雪山的瞬间,那些有关长征的概念清晰而具象起来。写生夹金山不是对海拨高度的记述,也不是重复过往的语言记忆,应该是用手触摸历史的余温,并以“我”的方式固化内心对艺术的坚持,以笔墨的方式重走长征……

岳黔山

夹金山是红军长征中征服的第一座大雪山,在翻越征程中,红军指战员万众一心,团结互助,不畏艰难的革命精神,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深刻的教育意义。这样的集体活动增强了中国画学院的集体凝聚力,增强了与同事和领导之间交流、友谊和团结,加强和提升了学院的学术讨论与学术交流。

丘挺

夹金山采风随感

1

三年前的初夏来过雅安,那里山川峻拔、幽玉翠烟的意象吸引我。于是“什么时候能来画画”便成了一直的念想。

此次中国画学院师生一行再走长征路雅安——硗碛夹金山,千里寻故地,缅怀先烈,追忆雄杰,诗画同雕,鸿鹄共志,自有一种嵚崎磊落、巍峨峻拔之气象。“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我们踏上了夹金山釆风之旅。

2

驱车前往夹金山途中,山路岖崎,峡谷险峻,仰不见顶,俯不见底,若翠浪杳荡,谷底有风,飒尔环响。在夹金山顶海拔4114处写生,万峰罗拱、天地苍茫。山风几欲掀折画板,烈日炫目,五道弯蜿蜒无尽,远处雪山与奇云相辉映,画毕,眼冒金星。

3

泽根藏寨山势雄浑,石壁陡峭,其上常有奇云,若锦缛,暮色中如金光霞彩,天降紫赫。藏寨依山势错落,古木围笼,修篁作帘,湖畔有五月盛开的粉紫色荞麦花,仿若彩霞落入山谷间。此地鸡舍猪屋、羊圈牛棚,由近渐逺安置,鸡狗祥和,淸风徐徐,皆有喜气。

4

这次釆风无论是历史事件、人情风俗、山川花木、禽畜鱼鸟……无不认真观察揣摩。雅安人和自然和睦一体,这里的禽畜飞鸟一片祥和。随处可见散养于山坡间的藏香猪,甚通人性,黑色、粉色或黑粉相间,都是自行外出觅食、玩耍。或三五成群结伴而行,或独自潇洒云游,香猪每天上午十点多才姗姗出行,待到傍晚山间吹烟升起便纷纷回家。我这几天也画了不少香猪的速写,它们刚开始时看到人有所警觉,但若你轻轻俯身示好,它会好奇地过来看看你、闻闻你,或者摆个表情并以长长的猪鼻拱一下,所以我想把雅安香猪的这种情态记录下来。

廖勤

我们来到川西硗碛,攀至海拨4114米的夹金山,山巅王母庙处立有石碑:红军登顶处。这是红军当年翻越的第一座雪山。我们放眼尽是浸透心脾的蓝,苍鹰翱翔,云气旷远,绿草甸子上的星星点点,那是黑牦牛群和白山羊,还伴有一只沉默的藏獒。山涧里,红杉直插穹碧,溪泉潺潺而流,三三两两的小猪悠悠晃晃,群群簇簇的矮马悠然踱步,小熊猫的红尾巴在竹林里一晃而过……我们住在毛泽东、朱德同志长征时曾驻扎的泽根藏寨,这里的河岸满是粉灿灿的荞麦花田,可以远观起伏错落的藏式传统木屋,也可近看热情好客的藏族大爷大娘,我们的师生用笔墨记录着长征路,画人物、画山水,与藏胞们围坐火塘,一起忆红军,唱歌谣,跳锅庄,很久很久……

邸超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如果你的困难不是来自于你的信仰,那么一切就都会挺过去。

王相洁

丙申五月,随中国画学院诸位老师由京至蜀地夹金山重走长征路,实地采风,一则体味红军当年过草地跨雪山的艰辛,一则实地搜集素材返京后进行由中国画学院各专业共同参与的《翻越夹金山》主题创作。中国画学院如此规模的外出采风尚属首次,非常难得,各个专业的老师、同学密集的交流与讨论,既增强了凝聚力又加深了情感,受益颇多。

高义杰

初至蜀地,方感蜀道之难,经曲萦绕,临岩绝崭;春至宝兴,举目青松翠竹,白云舒卷,竹海江碧;行至硗碛,怀感藏地情迈,天边畅意,热情广怀;登至夹金,魂归长征壮烈,险路云颠,征途阻险;山顶回望,万里峰巅草垫,叠嶂层峦,尽收山河。

庞啸晨

正值夏季来到夹金山,坐车经过蚂蝗沟、经过五道拐,终于登上了海拔4114米的夹金山顶,山顶的风吹干了嘴唇,阳光照得眼睛眯成一条缝,稀薄的氧气使我呼吸急促,而这却是在各种优越的条件下来到的夹金山。我不禁在想,回溯1935年6月12日的壮烈场景,红军在那种年代仅用一天就翻越了这座大雪山,是何等的气魄,红军完成的是人类不可想象的壮举。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 Reserved 大运河书画院 版权所有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地址  网站备案号: 苏ICP备0000000000号